名稱:河北省饒陽海之韻樂器有限公司
地址:河北省衡水市饒陽縣開發區
手機:18663186016/ 13663186016
網址:星辉彩票客服 www.ifjew.icu
QQ:2856396692

 
   

: “樂癡”的生命交響曲

發布時間:2014/10/9 閱讀:622

周月軒,一位只有左臂左足的殘疾人。這一輩子,他不僅僅用殘缺的肢體演奏了一首首優美的樂曲,更以自己的心靈演繹了一種夢想,一種感悟,一種人生,奏響了——“樂癡”的生命交響曲
  每天上午10時,從云和縣云和鎮車站路一幢毫不起眼的平房里,總會飄出一陣悠揚悅耳的器樂聲,有時是用二胡演奏,時而寧靜深遠,時而氣勢恢弘;有時是用琵琶輕彈,“大弦嘈嘈如急雨,小弦切切如私語”;更多的時候是以揚琴伴奏,慢奏時音色如叮咚的山泉,快奏時音色又如潺潺流水。
  演奏的樂器多達數十種,一年365天,他不停變換.;演奏時間從10時到11時,他如時鐘般精準不誤;演奏原創歌曲,他是才華橫溢的作詞家。
  他叫周月軒,一位只有左臂左足的殘疾人。
  他彈奏的,不是一首純粹的樂曲,而是一種態度,一種感悟,一種人生——
天賦:
憑一技之長進樂團,為謀生、更為興趣
  周月軒對于樂器的喜愛,無關基因遺傳,因為家中父輩世代行醫。而他對于樂器的無師自通,完全出于“天賦使然,勤奮卓然”——這是妻子的“八字真言”。
  1946年,周月軒出生于溫州市平陽縣,在家中眾多的兄弟姐妹中,唯一能與“樂”字沾邊的,便是兄長的那把二胡——僅用于養家糊口的“工具”。
  對于樂器,他有一種超然的敏感,“小時候,只要有人在彈奏樂器,我遠遠地就能聽到,那種吸引,情不自禁?!彼匾渥毆牡愕?,每到那個時候,他便會放下手中正在干的活兒,靜靜地駐足聆聽。
  然而,為生計奔波不停的兄長并沒有時間和精力教授他拉二胡的技藝,他只能在一旁仔細觀看、認真揣摩,看看左手如何撥弦,右手如何連弓。甚至,兄長從不讓他碰自己的二胡,生怕年幼的弟弟“一不小心就弄壞了自己吃飯的家伙”。
  只有獨自在家時,他才會偷溜進房,關好門窗,盡情地享受著那把心神向往的二胡給他帶來的滿足感,雖不懂音律,卻依舊拉得如癡如醉。
  于是,二胡便成了他學會的第一種樂器!
  上學后,他是學校里的文藝骨干,貼大字報、做宣傳、組織活動,卻沒有一樣是與樂器沾邊的,幾乎沒有機會接觸到樂器,對此,他很是沮喪。
  后來,他把激情釋放在了跑道上——在每年的運動會上,他都是短跑冠軍。因為家境貧困,“鞋子經不起這番折騰”,所以每次比賽他先脫下鞋,然后赤腳跑完全程,久而久之,這便成了他標志性的象征!
  和大多數的貧苦孩子一樣,他最終輟學了。1962年,為了謀生,他干上孩提時代向往的職業:在熟人搭好路子后,他對著劇團里的老前輩們用二胡演奏了一曲,盡管這只是象征性的“面試”,盡管拉得不是那么嫻熟,可他絲毫不馬虎。就這樣,他進入了當地的劇團,算“給家里掙了面子”,因為能混到一口飯填飽肚子了。
  在團里,他負責用二胡給戲子伴奏,為此,劇團給他配備了一把斑駁不堪的二胡。他不知道,它歷經了多少位老師傅才到了自己的手中,他只知道,這是第一件真正屬于自己的樂器!
  1963年,云和越劇團來到平陽招收成員。由于有扎實的二胡功底,加上有劇團演出的經驗,他馬上就被錄用了。此后,他卷起鋪蓋,帶上二胡,開始背井離鄉的演藝之路。
  進入樂團后,他對樂器演奏的追求如饑似渴,可他依然是偷偷地看著老師傅們演奏,一如當初靜靜地看著兄長在家練習一樣,并非因為他不好問,而是因為在那個思想保守的年代里,拜師學藝會有“搶飯碗”之嫌,就算主動請教,老師傅也不愿多教,只能自學揣摩。
  當同期進團的人還只有每月12元的工資時,他已經有16元了,比別人足足多了4元。只不過,這些錢常常只夠他吃20天的飯,因為每兩個月他還要往家里寄5元生活費。
  沒有演出的時候,他幾乎足不出戶。一起床就開始練習拉二胡,吹笛子。偶爾出門的話,他的去處只有一個——書店。大多的時候,他只是為了看書,只有等攢夠了錢,難得才能買上一本書。
  有一次,他看中了一本名為《琵琶演奏法》的書,盡管定價不足1元,他還是整整攢了三個月才把書從書店里捧回了家。而就在幾年前,他將這本書送給了自己的侄女——一位視自己如啟蒙老師、和自己同樣酷愛樂器演奏的大姑娘。
   對于周月軒來說,在云和越劇團最美好的記憶,莫過于那段美好的戀愛——
  “這小姑娘,歌聲真甜美?!?BR>  “這小伙子,琴聲真動聽?!?BR>  這是周月軒和妻子初次見面時,對彼此的第一印象。
  一見鐘情的邂逅過后,他們雙雙墜入愛河……
歷練:
遭遇飛來橫禍,不氣不餒,活得更精彩
  如果沒有那場意外,他的人生將是另一道風景。
 直至現在,他回想起“那一天”,腦海里浮現出的,總是成團成團鐵青色的飛塵……
  “轟”的一聲,在一次意外爆炸中,只有周月軒“中彩”了。
  很快,他在第一時間被送往杭州治療,幾經搶救,他戰勝了死神,卻保不住健全的四肢。一時間,他覺得天昏地暗,這意味著,連最平淡的生活都將在此刻中止了,時間定格在1968年。
  失去一臂一足,他就再也無法演奏樂器了,從此要和“殘疾”二字相伴一生,這些所有的不幸加起來,粉碎了他原本并不算太壞的生活狀態。
  八個月后,他出院了,從杭州回到云和。肢體上的傷口已經基本愈合了,但心靈上的重創卻絲毫不見好轉。唯一能確定的是,傷痕已經深深刻下,暫時還沒有什么能夠撫平。
  于是,他消沉、悲痛、自暴自棄,終日躲在家里,卻始終不敢看一眼曾經被自己視為“歡樂谷”的那個小房間,不管是樂器還是曲譜,只要是和過往的愛好有關的,他都避而不見,視而不見,只字不提。因為那個痛,實在是太深太深了。
  的確,有一些東西,是傷痛掩埋不掉的。在陽臺曬太陽的時候,感受著灑在臉上微微發燙的日光,他的腦海里就會隱隱地劃過一陣堅忍,短促而有力。
  終于,在這一年的末尾,他無奈地發現,交織著的堅忍和消沉,并不足以平復自己跌宕起伏的心緒,他只能二選一。經過了強烈的內心掙扎,他選擇了前者!
  這是一次新的開始,如何在音樂之路上繼續走下去,此時的他并沒有想太多。他只知道:每當聽到樂器奏起的時候,他仍會怦然心動。
  就這樣,他重新邁出了第一步:擁有了新的“右臂右足”,雖然不是那么和諧,但至少是完整的“四肢”,他要做的就是:繼續吹拉彈唱,活得比從前更精彩!
  此時給了他更大信心的是,不離不棄的女友成為與他相伴一生的愛妻。從此,兩人扎根在云和這片熱土上,落地開花。
  康復后,他依然是劇團的主力,他希望自己依舊是主力。排樣板戲時,他就參與配樂調音;劇團招新人時,他就上臺給他們講解樂理知識……哪里人手不夠,哪里就有他的身影,因為哪里都需要他。
  在樂器的演奏上,他比以往更加執著了——
  重新抱起琵琶、拉起二胡、吹響笛子,他指尖下流淌出的樂曲美妙一如從前,技藝則更為精湛。
  當時西洋樂器在云和并不普及,加上其演奏難度大,全縣幾乎無人能演奏。于是,他決定“為常人之不可為”,對著書本,自學小號。演奏小號需要消耗很大的體力,他常常為此累得滿頭大汗。不知是他的天賦如此,還是他的勤奮使然,不久,他竟成了云和縣“小號演奏第一人”。
  揚琴、二胡、手風琴……遇到這些需要雙手合作才能演奏的樂器時,他不得不借助輔助工具,妻子微笑著說:“他的輔助工具真可謂是五花八門,架子、夾子、海綿、紙片……”此時,周月軒的臉上浮現出從容淡定的笑容,而我們都知道:這個笑容的背后,是一串串沉甸甸的艱辛記憶。
夢想:
不斷超越自己,音樂比生活更可愛
  如今的周月軒早已步入花甲之年,然而,退休在家的他卻沒有在音樂的道路上停下忙碌的腳步——
  2009年3月,在云和縣老科技工作者協會的組織下,“銀星樂團”成立了——一個由13位老人、數十種樂器組成的民間民俗樂團,周月軒既是樂團的副團長:調音、通知、彩排,大小活兒都要包攬;又是樂團里的詞作家,樂團演出的大多原創歌曲都由他作詞;他還是樂團的指揮家,合唱節目總是少不了他的身影。
  在周月軒的帶動下,妻子也成了樂團演出的“主力人員”:妻子上臺跳舞的時候,他就在臺下演奏揚琴;妻子在演奏揚琴的時候,他就去調音、指揮或者干劇團里的其它活兒。反正,他哪兒都能幫上忙、插上手,他還是當初那個能獨當一面的“全能者”。
  對于作詞,他頗有心得,對于什么是好曲子,他也給出了自己的看法:“每次寫好一首詞,我都會先拿給妻子唱、請鄰居大媽來聽,她要是唱得順口,鄰居也聽著好聽,那么這一定是好歌!”聽完他的心得,讓人不得不聯想到唐朝大詩人白居易寫詩的風格——老嫗能解、通俗易懂、深入淺出。
  正因如此,周月軒才創造出了大量膾炙人口的歌曲:歌頌云和的《木制玩具城之歌》、《仙宮湖的山水多秀美》、歌頌景寧的《畬山耕樂》、《請喝一杯惠明茶》,還有贊美麗水的《浙西南山區好風光》、《甌江,心中的江》、《請到我們山鄉來》……
  在他家附近,坐落著不少單位,有人說,上班的時候,坐在自己的辦公室,只要聽到他的琴聲,就仿佛置身于音樂會的現場。每每聽到這一褒獎,他總是揮擺起他那只并不靈活的“右手”,示意對方抬舉了自己。
  現在,在周月軒的大兒子家,有一架老式鋼琴,那是1988年買的。當時正值幾個兄長和他商討分家產的事宜,他做出了一個讓大家吃驚不已的決定:什么家產都不要,只要一架鋼琴。其實,他的這架鋼琴,并不是為自己買的,而是為了圓夢:他希望,自己的夢想,能由自己的兩個兒子來完成。
  他的苦心沒有白費。今年32歲的小兒子周海靜已經是杭州一位鋼琴水平十級的鋼琴老師。
  “回家過年,什么都別買,只要給我彈彈曲兒,比什么都好?!閉餼浠?,說者無心,聽者有意。
  2008年春節,追隨兒子一同回來的,還有一架黑色鋼琴。在他并不富裕的家境里,生活的壓力把一絲愁云慢慢地刻在了他的額頭上,只有幾樣簡單的樂器襯托了他細膩開朗的心思,而這架鋼琴的到來,讓他那顆恬靜淡定的心泛起了漣漪。
  當小兒子輕輕地彈奏起理查德·克萊德曼的名曲《獻給愛麗絲》時,生活帶給他的那一絲愁云慢慢舒展開來,然后隨著那輕揚的樂聲一點點淡化、消失。
  采訪的最后,他鄭重地拿出了他最珍愛的樂器——揚琴,這種樂器是最能讓人沉醉在它的音色之中的,那略微帶上的深沉,如同在一汪蔚藍的湖水中輕輕蕩起的波紋,當它漸漸遠去時,心也隨著它去了。
  我知道,這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。
  因為在他的心中,音樂比生活更可愛!
  揚琴是他最喜愛的樂器。
  他每日都要拉一曲二胡。
  和妻子一起修改自創的曲子。
  揚琴演奏,他也需要借助夾子輔助。
  用海綿墊在“右手”和弓子之間,他才能拉二胡。
 
Copyright©河北省饒陽海之韻樂器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公司地址:河北省衡水市饒陽縣開發區  電話:0318-7250818 傳真 :0318-7250818 聯系人:李廣敖
電話:18663186016/ 13663186016 網址:星辉彩票客服 www.ifjew.icu 技術支持:滄州思維網絡 您是本站第 位訪客
河北省饒陽海之韻樂器有限公司主要生產揚琴,中阮,琵琶,柳琴,板胡等及配件?;隊諭馀笥演傲僦傅?,共謀發展。
中国体育彩票专家预测 时时彩是怎么开奖出号 幸运飞艇是骗局吗 欧洲球队俱乐部排名 pc蛋蛋最快开奖参考 爱彩人彩票网浙江11选5 球探网即时比分007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官方下载 湖北省福彩三十选五 重庆时时走势图诀窍 官方版欢乐炸金花 重庆时时彩哪里买正规 江苏快三全天稳定计划 重庆时时走势图彩经 十三水微信链接 500万彩票安卓版